科学研究

周彦:告别国油版雕分类:别开生面的长沙师院美术系

2017-12-07

 2A41CE985C57A702CACE7C81BC6BFDCF.png

      每年返国,总会到各地艺术院系做些讲座,一是传播知识,看望旧友,结交新知,二是看看各个院系的艺术教育情况,尤其关注当代艺术进入教育的发展。因为夏天回国正好赶上毕业季,几乎每个艺术院系都在展出毕业生作品。观展时,常常会惊艳于一些年轻学子富有天分的作品,但是,一个整体院系中,不同凡响的面貌并不多见。今年五月二十五日在湖南长沙师范学院美术动画系讲“全球化、后殖民主义与当代艺术”,讲座之前参观了他们的第一届四年制美术专业毕业生展览,颇为震撼。老实说,之前并不知道有这么个美术系,因为湖南最有名的艺术教育机构非湖南师大艺术学院莫属,所以用“平地一声雷”来形容我参观的这个名不见经传的美术系的感觉一点不夸张。


 

4C1CD41E542C5533D08DBA84EC02169E.png

到长沙师院美术系讲座,由海归教师林逸心接待


      不是说展览中有惊天动地的大作(虽然有些作品确实很好),而是走进去完全没有国油版雕的分野这件事让我很开心。这听起来不应该让人太惊奇,可是很不幸地,“国油版雕”迄今还是国内大多数艺术院系的编制。自有美术学校起,一开始是西画与国画分科。1950年代起,国油版雕的分野从教育到展览,一以贯之。1980年代中央美院增加了年画连环画系,后来改为民间美术系,但并未推展到其它院系,国油版雕依然故我。1990年代以降,西方现代艺术教育理念进入中国,设计、电脑艺术、动漫、建筑等进入美院,实验艺术院系也如雨后春笋,国油版雕“蜷缩”造型学院,但是仍然作为其它诸种艺术样式、学院的基础,谓之“纯艺术”,犹如理工科中基础学科和应用学科的关系。至于小的美术系,则基本延续多年来的分野,除非是名正言顺的设计院系,后者等于是原来中央工艺美院的延伸。


4E08D2A9BF5A3A7D6A8F66E2771357DA.png


讲座时回答学生的问题


      可是长沙师范学院美术系跳脱了这种延续了半个多世纪的格局,在第一届毕业生展览中,可以看得出,材料、媒介的界限被打破了,金属、木头、玻璃、架上油画、版画、水墨等并置于展厅中。这种观念上的突破,对于拓展该系的教育体系关系重大。现代艺术教育下的学生,毕业后应该就是从事艺术这个大行当,而不是具体的国画、油画、版画、雕塑乃至各种新媒体,因为当观念、理念、概念成为艺术主体之后,用什么媒体、材料去做应该完全由艺术家自由选择,过细的、老套的分工除了束缚手脚以外,实无什么正面的意义了。


9C75F9111980834252120DF29078A307.png


长沙师院美术系第一届本科毕业生展览之一角


      看看李炜老师指导的龚剑同学的《木之心》,就很有意思。他从野外捡来树枝,也就是说直接从自然随机拾取材料(不是像根雕艺术家专门寻找和某个客体相像的树根),然后削去他认为多余的部分,以减法减出他需要的形体。这种减法有随机性,也有某种头脑里先存的形象为依据,所以是一种图式与直觉结合的制作,砍削留下的痕迹也就加入了被称为“艺术”的过程。最后,“形体”被摆放在逐级上升的平台上。更有意思的是,这个平台居然是另一个也由李老师指导的学生余婕的作品《涂诗》。余婕把《葡萄柚》和《盖瑞·斯奈德诗选》两本诗集中诗的大部分用线缝起来,方块字型依旧,文字则躲藏在线的后面,但是她又留下了一些打动她的字词,遮蔽和留存的结果是又形成了另一首诗。之间用同样以自然材料制作的宣纸连接起来,便成了并置却仍然是两件作品的意味深长的装置。这个“双作品”无论如何也没法纳入国油版雕的范畴,可是你不能否定它们是不错的相映成趣的视觉艺术作品。 


 

B637BDECBA1EBAE5D60EC17A9A24C82B.png

龚剑《木之心》树枝、木板、宣纸 2017;余婕《涂诗》诗集、线、宣纸 2017


      魏楚婷《物的告白》是一组玻璃球,在刘京老师指导下完成。晶莹剔透的玻璃球悬挂在空中,以强光照射,其投影与玻璃球虚实相间,十分夺目。作者选择了带有魔幻色彩的玻璃球来传达她对四年大学生活的追忆,“关于梦境,关于现实,关于少女情怀”。球中置放着编织、制作的小物件,都是“精心构思与细心制作的”(作者语)。可以想见,每个物件背后都有它的故事,或者记载了作者的心路。


5F74F79B78CF2A15C951BC9AA276D4ED.png


魏楚婷《物的告白》玻璃与其它综合材料 2017


      肖付平老师指导的唐洁专注于“痕迹”,其作品题为《历史遗痕》。关于痕迹,其实美术史上不乏艺术家关注,所谓“屋漏痕”就是以长期雨水侵蚀造成的痕迹来引申到书法中行笔藏锋、顿挫有力的笔法。痕迹有自然的、人文的、历史的,唐洁从徽派建筑的墙体痕迹受到启发,制作了貌似地砖和墙砖的版画作品,斑驳而变化微妙的“痕迹”让人感受到它见证的居住者的生活、劳作和世代的传承。


 

FC650EE194AE5583EE1A4FB2CA4A6E0A.png

唐洁 《历史遗痕》 版画装置 2017


      看到这些学生的作品,让我想到在美国看到的毕业生作品,多是此类从个人生活经验出发,引发思考,激发灵感,生发创意,实实在在的艺术求索。工艺性很强的玻璃制作,技术性要求颇高的版画技艺,天然的削劈木料的“随心所欲”,都在这些同学的作品中体现出来,材料、语言为作品,为构思服务,而不是后者为前者所囿,这便是去“国油版雕”分野的结果。


157AB67A53CCC9F598B46A51DB793D7F.png

讲座结束后与系里教师座谈,左一为系主任罗湘科,左二为吴德斌老师


      为什么不大为人所知的长沙师院美术系能有这样别开生面的教育成果?我想主要是和主事者罗湘科老师的领导有关(图7)。罗湘科是版画家,最近这些年突破版画的平面界限,拓展到装置性的路子。他主持美术系的一个主要工作就是广招新血,充实其教育一线的有生力量。这些青年教师多是来自国内艺术学院的研究生,也有在国外取得硕士学位的海归。这些年轻人给美术系带来的不仅有各种创意,也引发了自由的艺术风气。例如系里在教学楼最上一层的楼梯处开辟了一个小型公共图书馆,鼓励老师捐书供全系师生分享(图8);登上教学楼的天顶,可以看见学生们的涂鸦作品,虽然不多,但是可以期待不久就可以画得满满当当的了(图9)。入口大厅处老师们的作品充满现代感,让人一进来就感受到美术系对现当代艺术的热诚(图10)。

502EF88E464CAA35AD5C686F664464CE.png

 


楼梯上的公共图书馆

5C3AF0F1A851368E6A676E49532409FE.png

天顶的学生涂鸦


      作为长沙师院美术系师生的老乡和同行,我感到由衷的高兴,自然希望同仁们能够百尺竿头更进一步!